平特肖最准确网站|光头强平特肖马报

上海90后媽媽產后抑郁,她給整條街的欄桿織上了毛衣

毛晚是上海一名90年的年輕母親,在2015年生下第一個孩子后,她患上了產后抑郁,通過織毛線做手工的方式,她慢慢走出了抑郁癥。而為了號召人們關注和正確對待產后抑郁,從2018年年9月到2019年3月,她為上海浦東錦繡坊整條街的欄桿織上了毛衣,“做彩虹護欄給大家帶來了美的享受,覺得這件事特別有意義。我想如果有條件,希望這樣的活動每年都能做一次。”毛晚說。

從開朗到抑郁

毛晚回憶,在生孩子之前,自己的性格是比較“二”的,生活中也是大大咧咧不拘小節。她喜歡講冷笑話。她的一個朋友曾開玩笑說,如果哪天自己突然死了,那一定是毛晚笑死的。

那時候,抑郁癥對毛晚來說,還很陌生和遙遠,只停留在“聽說過這個名詞”的程度上,“小時候我生活在農村,村里一個大嬸在生完孩子沒多久跳河死了,現在回想起來,那應該就是抑郁癥吧。”毛晚說。

2015年9月,毛晚準備生下她的第一個孩子,因為第一次當媽媽,她當時只是有些害怕自己不會照顧孩子,毛晚坦言:“當時從沒有想過自己跟抑郁癥會掛鉤,我可是個超級開朗的人呢。”

但生孩子和產后的痛苦卻大大超出了她的預料。據毛晚回憶,一開始是羊水不足,由順產轉剖宮產,術后的痛苦無法言喻。躺病床上動彈不得,傷口疼,宮縮疼。這個只是開始,接下來是乳房被寶寶吮破,每次喂奶對毛晚都像一場戰斗心驚膽的又疲憊不堪。再接著是拒奶,缺覺,頭疼……“如果說生產像遭到雷擊,那產后疼痛簡單就是鈍刀子割肉,難受至極。”回憶起那段痛苦的日子,毛晚仍然感到心悸。

出了月子后,毛晚的情況并沒有太大好轉,有時候打個阿嚏,褲子就濕了。尿失禁這個尷尬問題曾讓她很久不敢出門。

生寶寶以前,毛晚是做外場主持,穿著得體面帶微笑,工作之余,她喜歡和朋友小聚閑聊閑逛。生產后,她的生活成了一團亂麻:看著肚子上的妊娠紋與贅肉,越來越深的黑眼圈,還有一個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長大的寶寶,她感覺突然進入一個控住不了局面的狀態,于是越發煩躁難受,直到最后失眠。

毛晚并沒有到醫院去確診,她加了一個寶媽群,里面經常會聊到媽媽們的問題,“有次我說完我的情況,一個寶媽說,要小心,你可能有輕度抑郁。那是我第一次被別人跟抑郁癥綁一起。”毛晚說。

小小毛線治療抑郁

毛晚因為生寶寶后的抑郁難受,失去工作,也失去原本的交際圈,完全變成一個家庭主婦。“我除了孩子感覺生活沒有重心了,這時候我就又把之前的愛好拾起來,拿鉤針給孩子鉤玩具鉤衣服。”毛晚說。

據了解,毛晚生寶寶前就很喜歡手工,但是當時在上班,她做的不多。重回手工圈,拿起鉤針鉤毛線,她讓毛線分散注意力,再讓毛線集中注意力。用毛線給孩子做玩具,給自己做衣服,讓毛晚覺得手里拿著鉤針就好像多了層安全感。她把自己的作品發到朋友圈后,大家都很喜歡,就會有些朋友來定,后來因為人太多,她做了視頻教程發到網上后,成了大家口中的“貓貓老師”。

而為欄桿織毛衣的創意,則來源于毛晚逛手工類網站的“靈感”,她發現國外經常有毛線轟趴活動,編織愛好者把街道用五顏六色的毛線包裹起來,主題大部分是“關注抑郁”類,因此她回想自己的情況,確實感覺是編織攆走了那些不好的情緒,于是就很想把這個活動形式搬到國內來。

“還有很多跟我一樣的寶媽,也在經歷這樣的心路歷程,產后抑郁沒有多少人重視,很多寶媽在自己的痛苦與別人的不解種艱難度日,個別走向極端,這太悲劇了。所以我也希望編織能夠幫助更多的寶媽走出抑郁的陰影。”毛晚說。

為整條街的欄桿織上“彩虹毛衣”

耗時4個月,覆蓋欄桿500米,大小玩偶500個。這是毛晚和她同伴們的戰果。

這次機會,是毛晚等待了兩三年后才等到的。最開始,毛晚想在家門口的公交站臺做創意。但是公交站太分散了,還是室外,人流量大很難保存。后來,她又想跟商場合作,給商場里的樓梯做毛衣,但是商場覺得這很麻煩。直到接觸到錦繡坊的物業,他們很想做一些裝飾設計,讓這條街道看起來更溫馨。而毛晚正好也想找這樣一個地方做一次編織關愛抑郁的主題。于是他們就計劃合作去完成這個項目。

敲定地點后,毛晚找了編織參考圖片,還畫了設計手稿。“錦繡坊的欄桿大大小小有500m,是個大工程。我計劃做各種不同的主題。比如,中國風主題。寶寶主題,圣誕主題,玩偶主題。欄桿用彩虹色編織條包裹,給人活潑的感覺。”毛晚說。

因為工程量巨大,毛晚拿出了之前所有的編織存貨,但也只是九牛一毛。于是她找了之前很多跟她學習的編織愛好者幫忙,她安排好工作后大家開始做,然后把做好的東西寄到上海,終于,在4個月的時間里,他們完成了這項任務。

做這個活動的時,毛晚懷二胎26周,穿衣服完全看不出來。活動期間她一直拖著行李箱來回浦東與浦西,需要拎箱子擠地鐵。因此毛晚老公是不支持的,很害怕毛晚出意外。但毛晚對自己很有信心,在錦繡坊彎腰縫彩虹條一呆就是一整天。有時候上午去產檢,下午去現場縫護欄,一點也沒耽誤。以至于大家都沒看出她懷孕,直到后來毛晚無意提起說要抓緊做,元旦她要生寶寶的時候,很多人才知道她是個孕媽媽。

毛晚認為,“產后抑郁”不是空話題也不是新話題,現在開放二胎,這個尤其需要得到大家的關注。抑郁不是“矯情”,不是“閑的”。她希望家庭與社會給產后媽媽多一些關懷。

“我們只做個錦繡坊一片小彩虹,希望這篇小彩虹能照亮大世界。”毛晚說。

【編輯:朱艷琳】

評論一下
評論 0人參與,0條評論
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最熱評論
最新評論
已有0人參與,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
平特肖最准确网站 万豪时时彩 四人麻将单机 重庆时时彩012路稳赚 欢乐生肖平台 大乐透加减技巧 重庆时时彩官网 11选5每天稳赚五十方法 斗地主单机版联机 3d组六稳赚不赔技巧 牛牛娱乐棋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