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特肖最准确网站|光头强平特肖马报

江西農村網紅校長:自掏腰包為學生做飯,還想做個帶貨的好主播

“并不是一天到晚在批改作業的老師就是好老師。”

半年之前,如果提到“網紅”,45歲的農村小學校長章站亮還覺得是一個不健康的詞。

今年4月1日起執行的《學校食品安全與營養健康管理規定》,要求中小學、幼兒園應建立集中用餐陪餐制度,每餐均應當有學校相關負責人與學生共同用餐。而章站亮比這則規定“搶跑”了一步,也邁得更遠一些:他不僅和學生同吃同喝,還自掏腰包下廚為學生做飯。這位江西省鷹潭市余江區春濤鎮黃泥小學的校長,因此變成網紅,擁有了短視頻平臺上的45萬粉絲。

“我做這件事的初衷不是為了出名,但是出名沒什么不好。出名會讓更多人看到,可以模仿。”而今,章站亮已坦然面對網紅身份,還存有通過主播角色改變鄉村的更大“野心”。

兒子章子琪負責每天用手機錄下章站亮的做飯過程。

短視頻作品

3斤豬肉、2斤白菜、1大碗泡發的香菇、3斤掛面,是黃泥小學27個孩子吃一頓香菇肉絲面需要的食材。早上7點30分,章站亮準時出現在余江區建設東路的菜市場,買完菜后,回到離縣城12公里的學校,10點45分準備做飯。

走在黃泥村里,很少能見到年輕人。黃泥小學算是整個村里最有活力的地方。作為鷹潭市余江區春濤鎮16所小學之一,黃泥小學從學前班到五年級一共僅有27名學生,6名在編教師。

在章站亮調來之前,黃泥小學的所有學生和當地絕大多數小學生一樣,每天中午步行回家吃飯或者由爺爺奶奶、外公外婆送飯。

據民政部去年11月公布的數據,截至2018年8月底,全國共有農村留守兒童697萬人,96%的農村留守兒童由祖父母或者外祖父母隔代照料。

4月11日早上7點30分,章站亮在余江區的菜市場買當天中午做飯需要的食材。

黃泥小學的院墻外有兩顆樟樹,樹枝伸進校園被風吹得來回擺動,陽光從樟樹葉子的縫隙中漏下來。天晴的日子,章站亮做飯的工作臺就在這片樹蔭下。

做飯過程本身毫不出奇——章站亮手握菜刀先把豬肉切成小塊,又咚咚咚切成肉絲。肉切到一半,他要去裝生火用的松針和廢桌椅。松針在藍色的鐵皮桶里被點燃、冒煙,章站亮伏地吹氣。

以上動作,統統被兒子章子琪拍下。

章子琪是章站亮的做飯助理兼攝像師、剪輯師,每天中午他要把自己64G內存的蘋果手機放在那臺83元淘來的折疊支架上,全程記錄做飯過程。

4月9日這天,拍攝之前,章子琪先拍了幾秒遠景,又把手機拿到近處,錄下章站亮切肉的手部特寫。章站亮從柴房出來時,示意兒子拍一個跨步的鏡頭,畫面背景是黃泥小學新蓋的廚房。

章站亮繼續切肉,“要切3斤肉絲比較費時”。炒過肉,他轉頭去切香菇。他把香菇盡可能剁碎,再剁碎些,讓那些不喜歡吃香菇的孩子挑不出來。

醬油下鍋,泛白的肉片立馬著色,章站亮用大勺在鍋里攪動幾下,拎起桶向鍋里倒了多半桶水。章子琪不會漏掉父親的每個動作,“粉絲喜歡看你勞動的場面”。

下課鈴響,面條還在鍋里咕嘟嘟地煮,等著最后的白菜下鍋。一樓的低年級學生奔出教室,學前班的吳彤霞沖著教學樓大喊:“吃飯了!”

學生們按年級排好隊,先從老師劉雨欣手里領一個手撕面包。面條盛夠27碗,孩子們圍在兩張木方桌上站著開吃。章站亮也端著碗一起站著吃午飯,他會把碗里的肉片挑給不夠吃的學生。

這天拍攝的內容,被制作成短視頻平臺上“快樂小學堂”的第203個作品。

這些作品,正是章站亮變身“網紅”的源頭。

去年9月,章站亮從皇豐小學教務處主任調任黃泥小學校長。他帶的是五年級語文課,而五年級只有吳林濤一個學生。章站亮有了余力琢磨自己的關愛留守兒童計劃。    

在家經常下廚的他,決定自己花錢給學生在下午放學前加餐。最初,他買了包子饅頭在學校加熱,后來改為買菜做飯,還在年輕老師的鼓動下把做飯的視頻發上網。忽然之間,視頻火了,播放量達百萬級別。

2019年新學期開始,章站亮決定把原來的下午加餐變成午餐,“中午有的家長送飯不方便,學生來回路上花的時間長”。

“吃,可能對于學生來說最敏感,特別是留守兒童,一起吃頓飯能讓他們感受家的溫暖。”章站亮說。

4月9日,章站亮為學生們做了香菇肉絲面。

快樂小學堂   

“家的溫暖”,章站亮所言不虛。

今年過年之后,村民張火桂準備去鷹潭市里的快餐店打工,她問孫女吳佳慧要不要去鷹潭借讀,小佳慧拒絕了,她說自己舍不得離開黃泥小學。吳佳慧是27個孩子中個子最高的,喜歡看德國漫畫《父與子》。章校長做飯時,活潑的她會主動幫忙抬水、盛飯、擺碗筷,常在短視頻里出鏡。

黃泥小學上學期還是25個學生,吳澤楷是這學期新來的兩名學前班兒童之一。他從另一家幼兒園轉學過來。吳澤楷的頭發有些自來卷,粉絲們叫他“小卷毛”。對于學生人數,章站亮頗為自信,“我們學校的流失率不高,起碼8個學前班的孩子一定不會走,下學期應該還有增加”。

五年級學生只有一人。4月9日下午,章站亮在給這位學生上語文課。   

給學校6位老師做飯的吳桌花時常念叨:孩子們吃得比老師好,頓頓都有肉。她曾和章站亮開玩笑:“小心,別把他們撐笨。”

章站亮在學校里做過最貴的一頓飯,是花了200多元買了5斤牛排骨,原因是二年級的吳俊宇想吃。

在校長做過的所有菜里,吳龍文最喜歡吃可樂雞翅,那是他從來沒嘗過的味道。對于最愛哪道菜這個問題,孩子們有各自的答案:吳子俊喜歡吃重口味的麻辣魚頭燉豆腐;吳欣妍愛吃麻辣茶葉蛋;吳林濤特別饞校長燉的羊肉。

起初,不少家長都不相信學校里竟有免費吃飯的好事,后來眼見為實,就想著能為學校做點什么。有學生家長提出交伙食費,遭章站亮婉拒——“家長出錢,那我做這個事的意義就變了。”

自去年11月底,“快樂小學堂”的視頻在短視頻社區登上熱門,從央視新聞到江西日報,各級新聞媒體約訪不斷,多的時候章站亮一天有五六家媒體采訪。

“快樂小學堂”是章站亮的賬號名,現在黃泥小學的正門上也鑲上了這5個銅字。   

每天下午3點左右,章子琪用手機上的剪輯軟件,挑選出想要的片段,微調視頻順序,然后把每個片段調到1.25倍速,一條成片控制在57秒之內,等到4點以后再發布。

剪好的視頻在發布之前必須由章站亮審核,9日當天的視頻他看了兩遍,糾結于要不要給那個有新廚房露出的鏡頭加上解說字幕。

黃泥小學的另外5位老師都是“快樂小學堂”的粉絲,包括年紀最大的、今年55歲的夏華傳。   

對比幾個月的視頻會發現,黃泥小學的硬件變化巨大:布滿青苔的圍墻被刷白,綠化帶被翻修整理,瓦片屋頂的老房子被推倒建起新廚房,所有學生的桌椅變為成套的新桌凳,連教室里的電燈和開關也煥然一新。

今年1月31日,鷹潭市教育局下發了《關于全市教育系統開展“向關愛留守兒童的好校長章站亮同志”學習宣傳活動的通知》,章站亮成了鷹潭市教育系統的模范。

春濤鎮中心小學的副校長黃叢高與章站亮相識多年,他認為章站亮給孩子做飯的方式無法復制,春濤鎮中心小學的食堂目前也只能給那些帶菜來的孩子打一份米飯,“老師們主要是在精神層面學習章校長如何關愛留守兒童”。

4月10日早上,章站亮外出參加教研會來不及做午飯,老師們一早就打電話告訴家長,讓他們各自準備午飯。下午,章站亮帶著100多個小籠包回校。

最后一節活動課,他喊來吳翠芳、吳澤楷、吳彤霞一道放松針。他點火后,幾個人鼓起腮幫子使勁吹氣,章子琪照例用手機錄下這番熱鬧情形。章站亮發覺,這群學生不再是去年開學初見時怯生生的模樣了。

遙遠的粉絲

去年12月,在上海服裝廠打工的姜玲在朋友圈看到“快樂小學堂”的短視頻,她驚喜地看見女兒所在學校的名字,即刻下載關注。

吳彤霞、吳海霞姐妹的父親在貴州工作,3月16日,他看到平時在家不吃魚的女兒卻在學校吃了魚,激動地在“快樂小學堂”的評論區留言。    

鄔橋街道的快遞員李文輝最多時一天能拿回來40個寄到黃泥小學的包裹,為此,他專門給章站亮騰了一塊區域放包裹。

“網友們很貼心,選的書都是適合小孩子的,很多有拼音、插圖。”輔導員鄭英芳又拆了幾包新書。黃泥小學圖書室的4個書架已被愛心人士寄來的圖書填滿:《安徒生童話》《八十天環游地球》《愛麗絲夢游仙境》,還有簡版四大名著……章站亮給吳林濤上課之前,翻了翻他借閱的《自然世界》,驚訝地發現這本書的標價居然是128元。

圖書室里的書多為新書,種類繁多。

生活在余江區的大部分人,實際上并不知曉網紅校長章站亮的存在。章站亮也說,他的粉絲大多不是同城的。

章站亮把粉絲分為3類,大部分人是真正有愛心、關注留守兒童的,有一部分是為了蹭熱度,還有極少數專門說風涼話的。

正月初十,章站亮和老師吳夢玲一道走訪了3戶貧困學生,照舊錄了視頻。去每個學生家里,他都帶了油、旺旺大禮包和一盒飲料。在學生吳芷媗家的視頻,飲料并未出現在鏡頭里。視頻一發出就有人質疑:3個學生為什么不公平對待?

無奈之下,他讓兒子把有提飲料的鏡頭重新制作一個發布。沒想到,評論里還是有人在抬杠——“真勤快,又去了一次,還要發一個。”

同去的吳夢玲覺得氣憤,而章站亮并不氣惱,也不委屈。他把這些人劃歸為“杠精”和“蹭粉的人”。他說,重新發一條視頻是不想讓大部分粉絲誤會,“粉絲很重要”。

除了課外書,學校還時常收到粉絲寄來的食品。一位四川粉絲寄來了家鄉特產黃糍粑,包裹里附了一張寫明做法的紙條,蒸和煎都可以。章站亮選擇了比較穩妥的蒸,“如果煎壞了黑乎乎的,我的視頻發了,讓粉絲看到怕是要難過”。

粉絲寄來的東西,章站亮偶爾會在視頻中加以說明并致謝。吃小籠包時,他給每個學生發了一瓶粉絲寄來的純牛奶,讓孩子們沖著鏡頭揮揮手,“主要是為了讓他們(粉絲)知道確實收到了”。

至于評論,他鮮有回復,但會挨個看,對幾條高質量的評論點個贊。而粉絲對他做菜的建議,他會逐一記下。

按照他的吃法,若做香菇肉絲面,肉絲在最后才下鍋,以保證鮮嫩口感。但第一次做肉絲面的視頻發布之后,許多網友說這樣做不好吃,建議他先炒肉,他從善如流,后來的流程就變了。

做土豆炒年糕時,他一定會把土豆的皮刨得干干凈凈,“粉絲們看得很仔細”。

現在給學生做飯,章站亮不用味精,也少用重口味調料,“粉絲會提,我自己查了資料也注意了”。

章站亮的菜譜在一周之內不會重樣。他對鏡頭也有講究,在意哪邊的光線更好一些;和學生一起摘豆角時,他會提議大家一起沖著鏡頭笑。

他坦言,會多拍那些樂于上鏡的孩子,“有的孩子本來吃得好好的,鏡頭對著他就不適應,不拍他,反而舒服一些”。

“粉絲提出來想看孩子們上課,但是上課看什么呢?而且影響課堂。”除了分餐和維持秩序,章站亮平日里也不讓其他老師過多參與做飯,“他們還是負責教學,不能本末倒置。”

大網紅夢想

從前章站亮不知道什么叫“火”,現在他咂摸出“火”的滋味,就是粉絲量增加、點擊率增加,媒體關注度上升。

然而,今年過完年之后,來黃泥小學的媒體變少了。

過氣,是章站亮不愿經歷的。他逐漸正視自己的“主播”身份,這種意識日益強烈。去年下半年他做了五六次直播,前兩次在線觀看人數有兩千多,之后慢慢變少,每回只有兩三百人停留在直播間。直播的打賞收入,用來貼補他買菜的錢。

直播時,有彈幕質疑章站亮拿學生打情感牌。他很想回擊,可是一來擔心粉絲還不夠多,二來確實也不知該怎么反駁。“做主播,就得有一顆強大的心臟。”章站亮說他一開始沒想出名,但既然已被推到風口浪尖,就得繼續做下去。

他希望,粉絲最少漲到一兩百萬。他還想著,如果做大了,可以解決周邊留守兒童的問題,甚至讓全社會都來關注留守兒童。可很快,他又說,這是一個夢想。

江西上饒一位主播直播賣當地土特產,讓章站亮見識了主播的帶貨能力。他對“網紅經濟”有了朦朧理解:如果變成大網紅,是不是就能為鄉村帶來更多改變?“我們這里做的茄子干很好吃,蜂蜜是純天然的,葛粉、竹筍……有很多好東西,但賣不出去。如果我粉絲夠多,做直播賣貨,起碼學生家長的收入可以增加。”

章站亮在家里直播時,章子琪會在另一個房間看,他覺得屏幕里的父親講話枯燥。

章站亮也疑惑,自己是市級優秀授課教師,怎么就做不好和粉絲互動?

最后,他總結出原因——就是太拿自己當校長了,總是端著。不過,老師的身份確實時刻提醒著他,“不能胡來”。

章子琪吐槽他,不要總想著高尚,粉絲問做飯辛不辛苦,就應該誠實回答辛苦。“琪琪覺得,手被鍋鏟燙到、冬天洗菜水很涼,這些都能和粉絲說,他們想看到活生生的人。”

春節后,章站亮開始研究其他主播的直播間,學習別人的表達方式,以及如何回擊“黑粉”。他發現,直播做得好的主播,了解粉絲的內在需求,“備課備得比老師還好”。

如今,章站亮下班后的日常是,做飯、吃飯、散步、看直播。

下一次直播做什么內容,章站亮還沒想好。他眼下的決定是,應該和學校結合,展現出特色。

被問及“好老師和好主播是否沖突”時,章站亮的回答簡單干脆:“不沖突,并不是一天到晚在批改作業的老師就是好老師。”

大雨剛過,通往黃泥小學的鄉間公路兩旁,稻田里的禾苗剛剛冒頭。2年級學生吳智淵在語文口語交際課上,回答老師關于夢想的問題時說:“我想做校長這樣的人。”

章站亮把給學生做飯稱為“小事情”,他不斷問自己:還能不能做成更大的事?

【編輯:祝潔】

評論一下
評論 0人參與,0條評論
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最熱評論
最新評論
已有0人參與,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
平特肖最准确网站 福彩欢乐生肖怎么玩 重庆时时彩杀号技巧 55彩票app下载安卓 鹿鼎乐园 pt游戏交易平台 pk计划软件免费下载 久丰国际 娱乐注册登录 二八杠赚钱游戏下载 时时彩后一平刷技巧方法 北京pk10计划交流qq群